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正文内容

叶永烈小说:阿桂的非常经历

发表日期:2007-06-29 00:00:00 阅读次数:1547 来源:北仑文化网 字体:【

 

    她叫秦桂贞。熟悉她的人,都叫她阿桂。
  本来,她一生平平常常,普普通通。然而,在她二十一岁的时候,一个极其偶然的机会,她结识了与她同龄的“蓝小姐”。
  秦桂贞当年受雇于上海环龙路(今南昌路)许家。有一天,一位年轻的山东小姐拎着一只黑皮箱和一个铺盖卷,租下了二楼的一间房。她便是蓝苹。
  看到蓝小姐忙于拍电影、演戏, 秦桂贞就帮她拖地板、冲开水、洗衣服,从不收她一分钱。
  秦桂贞发觉,蓝小姐怎么不吃水果?“没钱呀!”蓝小姐把双手一摊。于是,秦桂贞把西红柿洗干净了塞给她。
  有时候,蓝苹常常一回家就躺在床上。“吃过晚饭了吗?”秦桂贞问。“没饭票了!”蓝苹答道。
  那时候,蓝小姐在霞飞路(今淮海路)罗宋饭馆(即俄罗斯人开的饭馆)搭伙,三角钱一客。秦桂贞到东家的厨房里,烧好蛋炒饭,偷偷端给蓝小姐。
  以后唐纳又住了进来,报纸登了蓝小姐与唐纳结婚的新闻。唐纳讲话软绵绵,有点“娘娘腔”。蓝小姐讲起话来呱哒呱哒,笑起来咯咯咯咯,只是她的脾气喜怒无常。两人住在一起经常吵架,秦桂贞就常成为蓝小姐与唐先生的劝架人。让她惊奇的是,“动武”的还常常是蓝小姐。

  一天早上,蓝小姐在房间里收拾东西。“阿桂,我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如果有人问起来,你就说蓝小姐回山东老家了。”
  秦桂贞想给蓝小姐买一点礼品,作为纪念。她拿出刚发的工钱──每个月两元钱。于是,她花了那两元钱,买了一本挺不错的照相册。当她把照相册送给蓝小姐,蓝小姐高兴得紧紧搂住秦桂贞,连声说:“阿桂,你真好!你真好!将来我有出头之日,一定好好报答你!”蓝小姐拿出了自己的一帧照片送给秦桂贞,作为纪念。

  1946年2月,秦桂贞忽然收到一封信。里面有一张蓝小姐的照片,还有一张蓝小姐抱着女孩子的照片。她不识字,请东家念给她听,才知道蓝小姐改了名字,叫江青。那孩子叫李讷。信是蓝小姐从延安到重庆看牙病的时候,从重庆寄来的。

  东家读罢信,千叮万嘱,叫她千万别声张。不过,蓝小姐离别那么久,心中依然惦记着阿桂。这使秦桂贞得到了莫大的感动。
  1950年,东家的孩子宝宝生气喘病,要她陪着去北京看病。她就住在北京大学──东家的亲戚家。她知道蓝小姐在北京,很想跟她见一面。她请人代笔,给蓝小姐写信,她不知道通讯处,就写“毛泽东主席转江青同志收”。

  一个多月后,一位解放军坐着吉普车来北京大学找她,说是奉江青同志之命来接她。秦桂贞看见吉普车,不敢上去。倒是东家的亲戚说不去不好,她才上了车。

  车子驶进中南海,她终于见到阔别多年的蓝小姐。
  蓝小姐待她很热情,她问阿桂有什么要求,可以帮助她解决。不久,北京的北海幼儿园派人找她。这是蓝小姐为她安排的工作单位。从此她成为北京北海幼儿园保育员。这个幼儿园非同一般,许多中共高干把子女送到这个幼儿园。在北海幼儿园,秦桂贞结识了许多中共高干的夫人,如刘少奇夫人王光美、陈云夫人于若木、彭真夫人张洁清等等。

  不过,秦桂贞毕竟是南方人,过不惯北方生活,患关节炎,从1958年起调回上海工作,依旧当幼儿园保育员。
  可是,在1968年2月,张春桥密报江青:“上海的红卫兵在找一个保姆了解你过去的情况……”
  江青马上意识到红卫兵要找的那保姆就是秦桂贞。江青向吴法宪当面交办了重要任务。
  秦桂贞已于1967年退休,单身一人住在南京西路一条弄堂的一座两层小屋的楼上。
  1968年3月2日这天傍晚,一辆小轿车把秦桂贞带走了。她前脚刚跨出家门,抄家的就把小屋里所有的照片和有文字的纸片抄得一干二净。
  到了北京,秦桂贞记得,3月6日,来了几个军人,说是“首长”有请。这一回,接她去的不是小轿车,却是一辆军用卡车。卡车开出了北京城,在郊区公路上开了很久很久。高墙铁门,到处是岗哨。这是什么地方?!秦桂贞进去后,她的鞋带、裤带全被没收,换上难看的黑色的衣服。

  她的头发被剃掉,只在头顶留下一小撮。后来,她才明白,那在头顶留下的一小撮头发,是为了便于随时“揪”住她的脑袋。她被单独关进小小的水泥屋里,窗上钉着铁条。她这才恍然大悟:她被抓去坐牢了!关押她的地方,便是秦城监狱。她的罪名,是“特务”!

  秦桂贞至今留着一件血迹斑斑的上衣,她的双腕,很长时间还留着手铐的凹印。在秦城监狱,每天只有两口杯水,洗脸、刷牙、喝水全在内。她洗衣服,是在抽水马桶里洗的。她的头发就是在秦城监狱变白的。

  有一天,她终于无力地昏倒在地上。
  1975年5月7日出狱的时候,她已神志不清,严重的高血压、糖尿病、白内障、浮肿病,使她举步维艰。她背着“特务”的黑锅,回到上海。她没有家庭,没有孩子,独自艰难地在上海生活着。

  她再次去北京是1980年11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邀请这位普通的妇女,作为被害人,出庭控诉江青罪行。法官对她说:“秦桂贞同志,在公审江青之前,我们请你协助完成一项任务。关于对你的残酷迫害,吴法宪承认了,作了交代。可是江青矢口否认,态度非常恶劣!我们估计,她以为你早就不在人世了,所以想赖账!”

  秦桂贞再次去了秦城监狱,见到一个女人裹着一件蓝色的棉大衣,倚墙坐着,在那里晒太阳。秦桂贞细细一瞧,正是蓝小姐,“蓝小姐!”
  蓝小姐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吃惊地望着她:“阿桂!”蓝小姐居然伸出了手,想跟她握手哩。
  秦桂贞说:“我对你那样好,你对我那样狠!你是一条毒蛇!”
  蓝小姐顿时脸色刷白。
  秦桂贞一扭头,理都不理,走了。
  秦桂贞大约走了十几步,忽然听得背后传来一声长长的尖声叫唤:“阿桂──”
  晚年的秦桂贞一身是病。按规定,她只能去指定的劳保医院看病,医院很远。她的许多医药费,单位还不能报销。不久,陈云夫人于若木的妹妹于璐琳,帮助她解决了医疗转院等问题。她是在北京的北海幼儿园当保育员时,结识于璐琳的。

  在她的晚年,对她最好的好人,莫过于许家了。
  有一天,秦桂贞搬进了一幢花园洋房的底楼朝南的房间,居住条件大为改善。这是老东家许慕贞小姐的房产,免费给她居住,每月给她生活费,还给她请了保姆。保姆的工资也由老东家支付。她生病,他们就汇钱来给她。她把宝宝从小带大,宝宝如今在美国,还带了家用电器来给她。他们说:“秦桂贞十三岁就到我们家里来,她已经是我们家庭的一员。她如今年迈,失去劳动力,我们理应照料她。”

  秦桂贞去世时,远在华盛顿的宝宝,又一次专程赶来上海。如今她的头发也已经黑白参半。这次,她代表父母和她自己,为秦阿姨送行。  

  【返回首页】【打印】【关闭】
上一篇:刘庆邦小说:过年 下一篇:油画赏析

文化馆地址:宁波市北仑区星中路6号 电话:0574-86782000
邮箱:27448757@qq.com 您是本站第 3309626 位访问者
主办单位:浙江省宁波市北仑区文化馆 技术支持:龙腾公司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