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正文内容

邱华栋小说:树人

发表日期:2007-07-02 00:00:00 阅读次数:1370 来源:北仑文化网 字体:【

 

    邱华栋 1969年生于新疆,1992年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现居北京。以关注现代都市中人的生存状态而著称,著有《夏天的禁忌》、《正午的供词》、“中国屏风”系列等多部长篇小说,及大量中短篇小说、散文、随笔、评论、诗歌。


  我赶到社区那片树林的时候,看见了奇特的一幕:几乎每一棵树上,都绑着一个人,这些人有的是我认识的,是社区业主管理委员会的成员,有的还是孩子和老人,他们表情肃穆,不像是在玩什么行为艺术。与此同时,还有十几个人,拉着一幅长长的横幅标语,上面写着:保护社区树林,反对更改规划!

  然后,我就听见了马达轰鸣的声音——那是开发商雇佣的建筑商的推土机和挖掘机,正准备把这片树林夷为平地。一时间,场面顿时紧张了起来。但是,那些轰鸣的推土机和挖掘机在这个时候都停了下来,没有强行推进,双方形成了对峙的局面。

  早先的时候,最多是10年前,这个位于城市郊区的地方,还是一片湿地,据说草长得有一人多高,到处都是水潭和洼地,有很多水鸟和兔子,甚至还有一些漂亮的红狐狸也出入其间。这片由枫树、白蜡树、合欢树、松树和白杨树和柳树簇拥着几棵巨大的百年槐树所形成的树林,是这里十分奇特的景色。然后,城市不断地向外扩张,像摊大饼一样,很快就摊到了这里,于是,房地产开发商来了,他们填平了水潭和洼地,赶走了红狐狸和兔子,拔掉了茂密的青草和植物,在这片荒地上盖起来了这片低密度住宅区,还向城区开通了班车,许诺了很多优惠的条件,吸引那些刚刚有点钱可以买房子的人来。而在原来的社区规划上,保留了那片树林。居民们很为这里有那片树林而感到满意。虽然,兔子、狐狸和獾是绝对不会有了。

  半年以前,社区里刚刚成立了业主管理委员会。主任黄远方是一个律师,因此,他最厉害的地方就在于可以利用法律,来进行维护社区业主的正当权利,并且由此开展很多合法活动。于是,业主委员会刚刚成立,就和物业管理公司势不两立了。

  我作为观察员,也参加了业主管理委员会的一些活动。业主管理委员会成立会议,就是在社区的商务中心一个会议室里召开的。黄远方是一个看上去很瘦弱的男人,但是,这个人的精力特别充沛,关键是他还很有激情,而社区里能代表住户利益和物业管理公司打交道,就是需要这样有为大家服务的能力和热情的人。业主管理委员会一共13个人,这简直就是耶稣和他的门徒的象征,我想,那么,谁是犹大?那个时候,犹大还没有现身,而耶稣则显然就是黄远方了。他那缩进去的脸颊,热切和深邃的目光,还有说起话来双臂挥舞的样子,都像一个圣徒一样。他说:“第一次开会,我想问;你们这些代表了社区12个小区的业主的代表们,你们是大家民主投票选举出来的,是你们决定选择我们和物业管理公司成为什么样的关系,是那种听话的管理委员会,还是为了保护广大业主权利,和他们不懈斗争的人?这是第一个问题,也是关键的一个问题,需要你们来做出抉择。”

  一个女白领,一家德国公司的高级代表,她很有风度,说话的手势我到现在仍记忆犹新,她说:“我们是民选的业主代表,当然要代表业主们和开发商、物业管理公司进行各种交涉了。我当然赞成不要和他们有任何的妥协!”她说完,就举起了自己的左手。于是,其他的委员们,一个个的都举起来自己的手,表示了支持。

  黄远方似乎很满意,“那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我要告诉大家一些基本的情况。我刚刚接手,就发现,过去在这个社区的总规划图纸上,原先规划为保留树林的地方,眼下开发商正准备盖两座新的联体别墅。而过去规划的社区小学、医院、超市,现在则统统不见了。”

  业主委员会副主任赵小海是一个电视剧编剧,他说:“社区物业公司存在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还有养狗的问题,社区住户阳台栏杆需要重新粉刷的问题,你看,很多房子的栏杆,都锈成什么样子了,实在是需要重新粉刷了!而钱,要由物业公司来出,应该动用我们的物业维修基金。”

  黄远方咳嗽了一下,他那消瘦的身体略微有些佝偻,“你说的很对,我们需要动用维修基金了,可是,你们都还不太了解,全体业主交纳的一共1000多万元的物业维修基金,现在,我仔细地查过了,账上大约只剩下了200万元。那么,这么多的钱,物业管理公司都拿去干了什么?”

  “是啊,他们拿去做什么了?”我作为观察员,都按捺不住了,因为,买下这个社区的房子的时候,我的物业维修基金都交了一万多元,一听到维修基金这么快就缩水了,我都十分的着急。看来,社区管理的问题与黑洞太多了。“那,物业公司的答复是什么呢?钱,我们的钱,都被他们拿去干什么了呢?”

  那天,就是在这个会议开到一半的时候,经常写电视剧,对镜头十分敏感的赵小海,感觉到了什么异样的东西,他忽然站了起来,悄悄地假装在找什么东西,发现了藏在屋顶三面墙交会的那个最为隐蔽的屋角上,有一个很小的摄像机探头。然后,他立即耳语告诉了黄远方,“我们被物业公司监视了!”

  当时,黄远方的反应非常快速,他叫人保护好那个探头,让赵小海两个人带领大家冲向了物业公司的监控室。果然,在那里,在众多的被监视的社区各个出入口和要害地方的监视屏幕中,有一面就是我们刚才开会的那间屋子。而物业公司的郭经理,刚才全程聆听和监控了我们开会的过程。他还没有来得及跑掉,被我们堵在了监控室里面。结果,物业公司十分丢脸,我们之间的信任感完全丧失了。

  而后来,业主委员会也不得不打游击式地到处找地方开会,像当年搞地下活动那样,临时通知,然后找地方开会,从而杜绝物业公司知悉业主委员会的行踪和意图、部署与战略战术,展开了迷魂阵。于是,从此业主们和开发商以及其代表物业管理公司的冲突就正式地开始了。

  业主委员会和物业公司进行了多次谈判,查账的结果,当然也是不令人满意的,我们房屋的那些养老金,都被物业公司拿去填补了他们自己应该承担的亏损。但是,物业公司采取了拖延战术。一方面,他们不断地和黄远方等开会接触,答应了无偿免费给社区所有的住户粉刷已经黄锈了的阳台栏杆,同时,成立了“工作小组”,专门满足每家每户提出来的具体的要求。比如一些房间厨房厕所防水问题得到了修缮,班车内忽然铺上了鲜红的地毯,又重新粉刷了车身,但是却不更换老旧的发动机,而且,门卫每天要笑容可掬,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嘴。

  于是,一些业主的思想开始麻痹了,认为俗话都说了,阎王不打笑脸人,认为业主委员会应该见好就收了。
  正是在这个关键的时刻,黄远方召开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会议,因为是在秋分这一天举行的,俗称“秋分会议”。“我们维护权利的旗子,到底能够打多久?我们的诉求,他们只是很小部分地给予了解决,但是,现在,有些人,就是你们,在台下面坐着的一些人,要打退堂鼓了,要被他们的小恩小惠给感动了,尝到一点甜头了,有些好了伤疤忘了疼了,这样的情况,难道不应该引起我们格外的警惕吗?”

  在台下的一些人低下了头。但是,军心动摇的确发生了,“毕竟,他们在整改,他们改进了一些工作……”戴眼镜的大学教授成啸鸣说。
  “是,他们是改进了工作,可是,他们是在应付我们,而且,他们没有解决最为主要的问题,维修基金问题至今不认账,这是大问题啊!现在,物业公司还使出来十分阴损的一招,就是通过区主管部门,要求解散我们这个业主委员会,你看,明里暗里,这物业公司可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地搞,根本就没有任何诚意啊。”黄远方说。

  “果真有这样的事情?”大家又把头抬起来了。
  “你们还是天真了吧,对我们的对手估计不足吧,所以,我们要和他们斗争到底!”
  “但是,最近市里很多小区,都发生了业主和物业公司之间的纠纷,像柏林水晶社区,物业公司雇人把业主委员会的几个人都给打残废了。像巴黎风采社区,物业公司的人晚上把业委会的人的汽车玻璃全部砸了。而现在,我们的物业公司,毕竟不干这种黑社会才干的事情,所以,我看,我们还是坐下来,慢慢地谈判比较好,为什么总要鱼死网破呢?我们不要激烈的行动,不要革命,要谈判,要改良,我们是业主委员会,不是野猪委员会!”

  说这话的人,还是成啸鸣教授。我看见,一些人觉得成啸鸣说的有道理,都在点头。
  黄远方咳嗽着,“大家,大家还是民主表决吧,看看我们是要继续斗争,还是放弃斗争?”
  那天的会,最后没有出来结果,大家表示需要考虑考虑,于是,大家就只好散了,我看见,瘦弱的黄远方一边咳嗽,一边十分失望地望着大家远去的背影。

  就是在那段时间,物业公司阴奉阳违,根本就不听业主委员会的要求,他们首先悄悄地采取了收买措施,个别地和业主委员会的委员们进行了接触,并且私下里答应满足他们个人提出来的一些要求。于是,大学教授成啸鸣在这个时候显示出来了犹大的特性,他要求物业公司退赔给他10万元。而成啸鸣也就成了业主委员会里面的犹大,只要是我们开会研究问题,他就立即将会议内容告诉物业管理公司。内奸产生了,但是当时我们都被蒙在了鼓里。

  物业公司在草草地做了那些面子上的工作之后,又故态复萌了。一个月之后,物业管理公司继续开始了最后一期社区的项目建设,要把社区里那片大家都喜欢的树林,全部铲平了,然后建设两排别墅!

  这个消息传开来之后,业主委员会所有人十分震惊,大家紧急磋商,又达成了一致的意见。而且,他们发现了成啸鸣这个犹大,于是,经过投票,成啸鸣被宣布开除出业主委员会。举报成啸鸣的人,竟然是物业公司的一个会计,她自己也在这个社区里买了房子,在选择站在物业公司还是业主委员会这边,她进行了很激烈的思想斗争,最后,她终于起义了,选择了业主委员会。

  我们决定立即进行研究下一步的行动。我们的会议,是在北海上的一个亭子里开的,已经是秋天了,我们决定了要采取更加重大的行动,和物业管理公司进行对抗。

  黄远方决定分两步,齐头并进,开始了我们的行动。一条路,是走法律的道路,起诉房地产公司有欺诈销售的行为。同时,社区业主委员会的人出面,利用行政诉讼法的有关条例,起诉市规划委员会行政不作为。一路由赵小海带领,抵达开发商总部进行维权活动。剩下的人都去保护树林,把自己绑在了树上,成为了树人。

  我们安静地等待消息。传过来的消息是开发商被要求立即停止施工,并成立了调查组。我们取得了胜利。随后的一些天,圣诞、元旦、春节、元宵节,一个个的节日,使得社区人都很快活。但是,也是在这个时候,黄远方发现得了肺癌。怪不得他经常地咳嗽,身体又瘦弱。这是后来我知道的,当时,他瞒着大家,还是带领着我们,和物业管理公司交涉暖气、热水问题。

  我经常到那片美好的社区树林里散步,虽然那些夏天和秋天特别美丽的树木被大雪覆盖了,可松树仍旧十分苍翠。这是我们十分喜欢的树林啊。现在,它们被留下来了,真是不容易啊。

  转眼又到了开春,一天,开发商的那些推土机、挖掘机又来了,他们展开了一次突然袭击。发现他们行踪的,是两个在刚刚萌发出嫩芽的树林里幽会的恋人,于是,所有的业委会成员以及其家属,赶紧上阵,每一棵树上面,每一棵白蜡树、合欢树、松树、白杨树和柳树,还有那巨大的百年槐树上,都绑着一个人,大人,孩子,重新成为树人。那个场面十分的震撼!凶狠的开发商的推土机和挖掘机继续前进,和我们这些树人对峙。

  黄远方把自己绑在最前面的一棵巨大的白杨树上。他那有些佝偻的身材,现在显得十分挺拔。当挖掘机毫不留情地准备推倒这棵树的时候,他根本就不退缩。挖掘机轰鸣着,把这棵树给推倒了,在推倒大树的同时,盯着他的几个人,迅速地用刀砍断他身上和大树绑在一起的绳子,要把他拉走。但是,几乎所有的人都看见了那一瞬间,黄远方奋不顾身地扑向了大树倒下来的方向,抱住了被推倒的大树,被压在了大树的下面!他就这样把自己的身体和这棵大树融为一体了,成为了真正的树人!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

  现场立即封锁了,同时,媒体记者在第二天进行了广泛的报道,每棵树上绑着人的图片,成为了市民们眼中奇特的风景。建设部部长也知道了这个消息,要求开发商立即停止施工,进行严查。

  我要告诉你的就是事情的结果,那片树林,那片由白蜡树、合欢树、松树、白杨树和柳树簇拥着几棵巨大的百年槐树的树林,终于被保住了,而树林,是业主委员会主任黄远方用他的生命换来的。而且,据说,后来人们企图将他和那棵大树分开,大树和他互相拥抱,拥抱得紧紧的,好长时间才拿开他的尸体。而且,还发生了一个奇怪的事情——我过去是不相信万物有灵的,但是这个事情叫我十分相信,我亲眼看见了:刚刚长出来嫩叶的树林,所有的叶芽又全部凋零了,每棵树上面,都洇出来一片鲜红的血迹一样的东西,然后,树叶才又重新开始生长。

  这可能是这片十分难得地保存下来的树林,对拼死救它们的黄远方的一种独特的纪念方式吧。万物有灵啊。

(光明日报2007-01-29)

  【返回首页】【打印】【关闭】
上一篇:李瑛诗歌:春天的声音 下一篇:叶永烈小说:阿桂的非常经历

文化馆地址:宁波市北仑区星中路6号 电话:0574-86782000
邮箱:27448757@qq.com 您是本站第 3013175 位访问者
主办单位:浙江省宁波市北仑区文化馆 技术支持:龙腾公司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