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正文内容

吴若增散文:当我们面对世界

发表日期:2007-12-14 00:00:00 阅读次数:1428 来源:北仑文化网 字体:【

 

    曾经几千年,华夏先民生活于大陆中原地区,创造出了灿烂的同时也是先进的文化。隋唐以降,东亚、南亚、西亚诸国遣使而来,也是朝拜,也是学习。由此,中华先民惯于顾影自雄就不难理解了。
  然而这一切,都因为1840年的那场战争而结束了。那场战争,我泱泱大国居然战败!而且以后居然迭次战败!
  其实咱们东边的那个日本,被欧美列强侵略与欺辱,也是在这个时候。但日本人不似咱们几千年坐大已成心理定势,因此他们对于“西夷”们的强大,就容易接受得多。而且,因了岛国文化的特性,他们的眼睛从来都是向外看着的。从当年接受中国文化起,他们就随时准备着接受外部文化,条件只是要比他自己先进。
  人的心理,属于文化的范畴。在面对世界这事情上,中国人和日本人明显不同。
  中国官方的识时务者便搞起了洋务运动。这洋务运动之所以没有遭到最高统治者的否决,是因为它有一个思路,也是一个底线,那就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所谓“中学为体”,就是维系了两千年中国封建专制主义的政治制度不变,宗法制度不变,纲常伦理不变,思想体系(核心是孔孟之道)不变。变的只是把大刀长矛换成了洋枪洋炮。
  偏巧的是,就在咱们这里大搞洋务运动的同时,日本搞起了明治维新,完成了日本社会从封建主义向资本主义的过渡。从文化的角度来看,就是日本用当时的先进文化代替了落后文化,从而使它一跃而强。而中国的洋务运动,则是在坚持落后文化的基础上搞一点儿连社会改良都算不上的“西学为用”,其结果当然是失败。
  这里有一个问题应该指出,就是以孔孟之道为核心的中国封建主义文化对于日本,本就是外来之物。放弃外来之物,对任何人都不是难事。而中国则不然,孔孟之道对于中国,土生土长,根深叶茂,与政治、经济、法律、伦理等等紧紧地纠葛在一起,欲要放弃,难矣,难矣。
  这样,一直到那个世纪末,日本已经崛起,成为列强,中国资产阶级维新派发动戊戌变法,大力学习西方,大力发展资本主义,却不敢否定中国封建文化的根基——孔孟之道。而且,康有为后来竟转而成为了封建主义卫道士。这不是意味深长的么?所以我以为应该说,戊戌变法之所以失败,另有一个意识形态上的原因,就是对于广大中下层人士和普通民众来说,孔孟之道的根基一时间难以撼动。确实,把脑子换了要比换一件衣服难得多。
  到此,我们已经看到中国封建主义文化的核心——孔孟之道对于变革的反抗的力量有多么强大。
  十几年后的辛亥革命终于结束了中国两千年封建专制主义政治制度,在中国人的心中种进了民主、共和的理念。然而,随后而来的袁世凯称帝,张勋复辟……却显见了政治制度变革之后,中国封建文化的顽强反抗。
  阅读中国近代的这一段历史,任何人都会感到眼花缭乱。这里边的原因,就是因了比较政治体制变革,思想文化的变革更为激烈,复杂,深刻,曲折。
  这样就到了1919年五四运动了。五四运动开启了中国现代史的大门,其意义自是巨大。但我要在这里强调指出的是:新文化运动是两千年来,使封建主义文化遭受到一次战败性的打击,但是,倘若以为从此以后封建主义便在中国消亡,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五四运动以后,中国封建主义全面复辟已不再可能,但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它却死而不僵。同时,每到新思想新观念扑面而来的时候,它就仍然会重新披挂上阵——当然,更多的时候,它会改头换面,以“整理国故”,“重振国学”,甚至以“坚持民族传统”,“弘扬中华文化”等等面目出现。比方说国内革命战争时期,蒋介石和他的文化幕僚们为了对抗共产党和马克思主义,就曾大力号召尊孔读经。
  有趣儿的是,这几年,中国文化界、教育界中某些并无多少国学功底的人又刮起了一阵子尊孔读经之风。这一回的说法是,他们要通过弘扬“国学”,以“拯救中华传统文化”,以“提高中国人道德水准”,甚至要“抵制西方文化入侵”。对此,有人批评说是为了出名,为了作秀,为了赚钱,可我以为事情并不这样简单。在我看来,这一回的尊孔读经的鼓噪,是这些人与影视界、出版界某些人多年来鼓吹皇权,鼓吹封建道德、封建秩序相呼应的一个亮相,是在中国改革开放适逢到一个关键时刻的一个表态,是在中国如何适应世界全球化大势之时的一个反应。
  显然,这是封建主义意识形态对于当下中国进步和发展的又一次反抗!
  作为一个中国人,了解一些民族的历史和知识,用我们民族传统中的优秀部分充实自己……是必要的。我甚至对那些为了保存民族文化遗产而奔走呼号的人们充满了敬意。但这不等于宣扬封建主义孝道,不等于开办孟母堂一类学校让孩子们学习《弟子规》,不等于在银幕上荧屏上整天为专制皇权歌功颂德,不等于在媒体上宣讲封建主义忠孝节义,不等于可以用狭隘民族主义及陈腐观念去对抗世界文明发展大潮……
  试图通过尊孔读经去面对世界,是没有希望的!

(今晚报2007-04-03)

  【返回首页】【打印】【关闭】
上一篇:油画赏析 下一篇:陈世旭散文:静静的塔公草原

文化馆地址:宁波市北仑区星中路6号 电话:0574-86782000
邮箱:27448757@qq.com 您是本站第 3465059 位访问者
主办单位:浙江省宁波市北仑区文化馆 技术支持:龙腾公司 网站管理